收藏本站
产品中心
粉碎设备
五谷杂粮磨粉机 | 全能粉碎机
油质粉碎机 | 除尘全能粉碎机
中药粉碎机 | 破碎机
扣压式小型粉碎机 | 230多用粉碎机
流水式粉碎机 | 15B多功能粉碎机
小型超微粉碎机 | 超微粉碎机组
中草药粉碎机组 | 涡轮粉碎机
高能粉碎机 | 430粉碎机
制药设备
单冲压片机 | 5/7/9冲旋转式压片机
铁质旋转式压片机 | 15/17/19冲旋转式压片机
中药制丸机 | 混合机
摇摆式制粒机 | 中药切片机
旋转式制粒机 | 荸荠式糖衣机
中药煎药机 | 半自动胶囊填充机
花篮式压片机 |
烤箱/蒸箱/炒货机
烤箱 | 蒸箱
炒货机 |  
输送设备
真空上料机 | 螺旋上料机
果蔬切片机
淮山切片机 | 木薯切片机
地瓜切片机 | 莲藕切片机
苦瓜切片机 | 萝卜切片机
土豆切片机 | 多功能切片机
其它设备
小型真空包装机 | 铝箔封口机
秸秆粉碎机
联系我们
售后服务

  电话:020-23327935

传真:020-23327050

QQ:972233047




 
新闻动态

中药制丸机巅覆了整个传统的制药行业

来源:旭朗机械 发布时间:2018/4/11 9:44:22 点击量:25
记得年少时,一个人常常会去屋后的山上读书,往往一看就是一个上午或是下午,从不觉得生活有什么忧愁。在里面我与许多的文学大师相遇:托尔斯泰、陀思妥耶夫斯基、卡夫卡、莎士比亚、毛姆……在这众多的作家中我独独偏爱卡夫卡,他像一个寓言家一样,把幻想带入了现实,把生活当成了梦。我一直觉得他的小说是梦,荒诞、诡异、神秘……他的《城堡》令我爱不释手,虽然那个时候我并不完全读得懂,但是长大后,当我去回想那些曾经的岁月,收获的是更多的感动。今天如果要让我去理解《城堡》的意义,那么我会有一句话来表述。《城堡》所表达的是回不去的家,到不了的彼岸。

后来,我离开故乡,去到外面的世界,在那里我伤痕累累,在爱情里跌倒,之后再也没有回过神来。

父母对我失望至极,勒令我滚回去,可我不愿意离开,外面的世界依旧还在吸引着我。花花世界对于任何一个年轻人来说那都是有着无限的魅力,在这里至少离梦想是要近一些,因此,我不愿意离开。

在外面的世界,我从事过许多的工作,这可能和很多人很像,有的工作只干几天便失去了兴趣,自己卷起行李滚蛋,再次寻找下一个地方。灵魂像是在时空里飘,落到哪里便是哪里。

二十四岁时我认识了C,她用柔情浇灌了我逐渐枯萎的灵魂,让我看见了生活的希望,于是我发奋图强,立志要做出一番事业来,不应当再虚度时光。

我去了一家机械工厂,在哪里我从底层做起,一点一滴,让自己慢慢进步。在那里我学会了很多的东西,懂得了更多的技能。那是一家国内大型的机型生产厂家,所代表的是国内中药制丸机顶尖的技术。我每天虚心向老师傅请教,他们对我也很是照顾。

那是我人生中一段快乐而美妙的时光,一天工作后回到家里,C像一个家庭主妇一样,早已准备了一桌饭菜。我们吃过了饭后,会去公园散步,然后再回到家里聊天看电视。

直到今天我仍然还能清楚的记起当初的点点滴滴,有些事情细心到可以回想起当时所说过的每一句,那些印记深深地刻进了我脑海里。虽然,现在我成功了,有了很不错的收入,我也能够独挡一面了,可是她却走了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人生总是这样,许多的美好,都只不过是昙花一现。当繁华待尽后,便是无尽的落寞。

有一年冬天,我去北方的一座滨海城市出差,一家制药公司订购了我们工厂的一批中药制丸机,需要我去帮着培训指导。我从所在的城市搭乘飞机去往那座滨海城市,很快把事情处理好了。那个老总非常的客气,安排了一个工作人员,陪着我在那座城市游玩了一天。我们去了几个旅游景点,拍了几张照片后,我觉得索然无味,于是便让那个女孩回家,一个人在大街上走。寒风呼啸,街上没有几个人,我没有想到北方的风比南方更凛冽,吹得人手脚发麻。对于一个自小生长在南方的我来说,那种寒冷我难以抵挡。我把身子抱得紧紧的想要找一家咖啡店,去里面喝杯咖啡暖暖身了。我又走了几条街才看见一家咖啡店,快步走了起来打算进去。我就是在快要到达咖啡店门口的时候看见了C,虽然过去许多年了,但是我依然还是能够认得出她来,她牵着一个小女孩,也看见了我,停了下来。

我们就那么望着对方,好半天也没有说话。风呼啸着从我们头顶刮过,不远处的空中还卷起了一个白色的塑料袋,很像风筝那空中翱翔。咖啡店里的咖啡香味,一阵一阵地从那店里飘来。

“还好吗?”我说。

“你呢?”

“你女儿?”

“叫叔叔。”她让她女儿叫我。

我用手轻轻地抚摸了那小女孩稚嫩的脸颊,她有些怕生,退到了后面。

“她怕生,让你见笑了。”

“小孩子都这样,几岁了?”

“四岁半了。”

我们又沉默了起来。

过去的时光,电光火石般又在我的脑海里闪现了。当我再一次面对自己曾经深爱过的女人时,内心里的不舍与愧疚添满了我的整个身体。

“你现在很成功了。”她说,“我看过你的论文,真是很我见地,恭喜你现在能有这样的成就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们家那位也是从事机械,我在他的一本杂志上看到了你的文章。”她说完帮那女孩擦去鼻子上流下来的鼻涕。

我掏出烟来,用打飞机点了几次也没有点着,风太大了,每一次火一升腾起来,就会被风吹灭。

“怎么还是老样子,老是抽烟,不要抽这么多的烟。”

我把烟放回了烟盒,拿在手中握着。

“你还要呆多久?”

“明天就回去了。”

“那——再见!”

“再见!”

我目送着她的背景离开,这几年来我想过无数次会与曾深爱过的女人重逢,可是每一次我都想象不出,那一刻会是什么样子,当亲身经历后,我才发现,原来重逢也会如此窘迫。

去机场的路上,那个老总又安排了他们公司的那个女孩来送我,一开始我坚持说不用。她告诉我这是工作,她们老板安排了她来,就一定要把工作做好。她说,谁叫你们生产的制丸机那么好,巅覆了整个传统的制药行业,以后可是还要经常合作的。

←[上一篇新闻:如何降低五谷杂粮磨粉机疲劳磨损?]        [下一篇新闻:自动炒货机能够更好地控制物料]→